解决上述问题需要从供给与需求两方面入手

2021-01-08 08:22

《报告》及与会专家都建议,应以调整供给结构为导向,扩大投资稳增长,用新增产能调结构。

《报告》表示,制造业的过剩产能、房地产业的过度库存以及企业普遍较高的实际债务负担,将继续成为投资减速的下行压力。预计2016年按现价计算的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9.13%,比2015年下降1.11个百分点。记者 陈莹莹

厦门大学与新华社经济参考报社25日联合发布《中国季度宏观经济模型(cqmm)2016年春季预测报告》(简称“《报告》”),预计2016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为6.66%,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上涨1.48%。同日发布的“百位中国经济学家宏观经济形势与政策问卷调查(2016)”结果显示,考虑到2015年cpi比上年上涨1.4%,超过3/4接受调查的专家认为,2016年中国物价水平将呈现一定上升态势。

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王燕武表示,解决上述问题需要从“供给”与“需求”两方面入手。在供给侧,通过供给结构改革,不仅要降低无效供给,更为重要的是要根据需求对象及结构的变动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效率、供给品质,以及供给结构对需求结构的灵活适应性。在需求侧,通过调整收入分配,切实提高居民收入,扩大居民消费需求;同时,发挥利率市场化有效配置信贷资源的作用,使扩大的信贷资源充分满足民间投资需要,通过有效投资来促进产业结构的调整。

为应对消费结构的改善,《报告》建议,必须尽快改变当前现代服务产品的有效供给能力严重不足的现状,同时还需实行腾笼换鸟术,通过投资置换,获得投资资金。《报告》认为,这既有利于政府部门获得基础设施投资的资金来源,又扩大了民营经济的投资领域,还能提高民营经济的投资增速。而且,由于国有经济目前主要集中在第三产业中的现代服务业,因此,对这些领域的国有企业实行混合所有制改造,也就意味着打破垄断,解除管制,引进市场竞争,这也将大大提高现代服务业的资源利用效率、生产效率,实现了供给效率的提高。另外,维护人民币币值稳定,亦为供给结构调整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报告》提出,以调整供给结构为导向,扩大投资稳增长,用新增产能调结构。在今后十年之内,随着中国人均收入逐渐从中等偏上收入经济体过渡到高收入经济体国家(“十三五”期间,人均名义gdp将突破1万美元),中国居民的消费结构将出现新一轮升级转换。居民消费将由以住房交通和食品衣着等实物消费为主的消费结构,逐渐转变为服务消费与高质量的实物消费并重的消费结构,对教育文化娱乐和医疗保健的支出比重将出现较大幅度的提高,并在未来10-20年内,成为主要的消费需求动力。

《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持续减速,gdp实际增长6.9%,是过去25年以来的最低增速。短期来看,需求疲软是当前经济减速的主要原因。长期来看,经济减速是既有供给结构遭遇人均收入水平提高、需求结构转换而导致的结构性供需失衡与生产效率下降的结果。此外,收入分配结构失衡、生产要素市场的市场化改革步伐缓慢、金融资本市场的市场化改革滞后且不完善,经济增长方式尚未随着经济发展阶段的转换而转变,也成为中国经济转入新常态后制约经济持续稳定较快增长的重要因素。